2012年6月4日星期一

【朝聖之路】只能陪你一程



「每一個人都只是穿插在他人生活中的一個片斷,這注定永遠只能陪人一程。
因為只能陪人一程,你應該學會珍惜。
因為只能陪人一程,你也應該學會放棄。
你只是別人生命中的過客,只能與人共走一段路,這注定了你給予別人的有限性,又怎能要求別人無限付出?」
節錄自《只能陪你一程》-游宇明

在朝聖之路上,沒有人可以預計會發生甚麼事。只有衪知道,因為一切都是衪所安排的。千萬不要絕望,因為在衪眼中,並沒有不可能。


與對上一篇發表的【朝聖之路】文章,相隔差不多半年了。今年是小弟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亦是最後一年以學生的身分過著校園的生活。所以自從 9月開學以來,一直都在忙功課,沒空更新遊記,希望有追看【朝聖之路】系列的讀者能體諒小弟。

小弟在聖誕節的時候去了印度一趟,非常的不幸給迷暈黨迷暈並且偷去了大部分的財物。在完成【朝聖之路】的文章之後,會再跟大家分享印度的經歷。可是絕大部份的照片連同相機都給賊人偷去了,所以喜歡圖文並茂的讀者不要抱太大的期待。

小弟最近非常喜歡一句話:「我希望早上叫我起床的不是鬧鐘,而是夢想。」

所以這幾天趁著農曆新年的假期,從學校宿舍回到家裡,希望可以完成【朝聖之路】的遊記,堅持自己的夢想。

有關在朝聖之路末段遇見法國小女生丹尼亞的故事,經過仔細的考慮之後,決定保持神祕感。所以有關她的故事,在這幾篇遊記裡面只會輕輕帶過。希望有朝一天,有機會可以把這次朝聖之路的經歷和她的故事集結成一本書,到時候再跟大家分享。


將城堡風格融入小屋當中,非常喜歡。


今天的天空灰得像哭過,我一口氣從海拔 600米的地方往上爬,直達 1,300米山頂上的一個小鎮 O Cebreiro,試圖透過運動產生的乳酸帶來的疲憊和快感,掩飾充滿期待和渴求的心。

O Cebreiro以惡劣天氣著名,連多本旅遊資訊所刊載的照片,都是下雨天拍的。到達 O Cebreiro不久之後,就開始下起大雨來,果然名不虛傳。



原來是一隻加菲貓。


胖到快不行了,懶得起來走路。


這隻不知道是懷孕還是胖的母狗不斷在擦背,然後把她的肚子朝天給人看。這可不是一瞬間拍下的,她保持這個姿態好久好久。有人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嗎,她這樣做的目的是甚麼?



把背包安頓好之後,就跟丹尼亞出去四處走走。我們走進一間咖啡店,忽然背後傳來一聲:「James!」我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原來是 Gaylene,對上一次跟她見面已經是 4天前在 Astorga的時候。她依然貫徹以往的熱情,一看到我就給我一個緊緊的擁抱,我已經見怪不怪了。她跟我訴說著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尤其是今天。她說今天是她走朝聖之路以來最辛苦的一天,因為前幾天她的腰扭傷了。她打算把背包從山下托運到這裡來,可是又與住宿的管理人言語不通,溝通了好久好久,她都氣得快要哭了。剛好一個懂得西班牙和英語的人經過,充當翻譯,她才鬆了一口氣。可是在上山的路途中,突然下起大雨來。她忘記了把雨傘從背包拿出來,一起托運到山上去了。她只好冒著大雨,承受著痛楚和濕透的身體,一步一步的走上來。抵達到山頂的時候,又剛好看到我,所以才那麼熱情的抱著我,因為好久沒遇到相熟的朋友了。我向她們介紹對方,然後互相分享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不知不覺談了好幾個小時。


Leon>O Cebreiro 
Total walking distance: 152km(6 days) 
Average distance per day: 25.3km(6.6 hours) 
Longest distance a day: 27.8km(7 hours) 
Shortest distance a day: 23.1km(5.5 hours) 

Accumulated walking distance: 621.3km(24 days)


MJ。

當天這種裝作不經意的認識,後來她跟我說早就看穿我的意圖了,哈哈。


只要肯去發掘,世界每一個角落都有她美麗的一面。

也許在另一個平行世界,我們早就認識了。


早上下山的時候,遇到一位來自韓國的女士。香港對她來說並不陌生,因為她已經去過好幾次了。可是她覺得香港自從 1997年回歸中國之後,就開始變得愈來愈像中國。她說商店門口安裝的防盜器不是為了她們(韓國人)而設,而是為了中國大陸的人才安裝的。現在去香港,已經沒甚麼好玩了,唯一值得去的是香港確實是美食天堂。在跟她相處短短的十幾分鐘內,她不斷的批評香港有多差,一點也沒有因為我是來自香港,而在說話中留半點的餘地。從她的言語當中,完全感受到她把自己的民族自視過高了。話不投機半句多,看來她的嘴巴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我想我還是加快腳步,免得跟她有言語、甚至支體上的衝突。


遠眺 Samos修道院,非常有古典的味道。

丹尼亞討論過之後,決定今天的目的地是 Samos。其實 Samos並不在朝聖之路上,要到達 Samos必須繞道而行,比原來的路線要長。來 Samos的人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一睹其創建於 6世紀的修道院。它是混合了羅馬、哥德式、文藝復興式和巴洛克式風格的修道院,在 1850年的一場毀滅性火災後被重建。


修道院的內庭。


修道院內的壁畫,顯示了當時大火災的情況。


修道院內部。


修道院外觀,旁邊流著一條小河。

Samos是一個十分寧靜的小村落,只有十數間店鋪。在這裡,沒有娛樂就是最好的娛樂。我坐在河流旁邊的長椅子上,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由雀鳥的叫聲、樹木被風吹動的風聲和河水流動的水聲合奏的大自然天籟。人生不過如此,夫復何求?



我不是一個攝影師,
我只是一個很喜歡攝影的旅人。

我一直深信著,
要培養一雙屬於自己的攝影眼,
就要不斷的旅行。

到底是因為旅行而愛上了攝影,
還是因為攝影而愛上了旅行。

有時候人生不一定要清清楚楚,
朦朦糊糊也許會減少更多的煩惱。

說到底,
我只是一個很喜歡攝影的旅人而已。


森林裡的晨曦。


「每一個人都只是穿插在他人生活中的一個片斷,這注定永遠只能陪人一程。
因為只能陪人一程,你應該學會珍惜。
因為只能陪人一程,你也應該學會放棄。
你只是別人生命中的過客,只能與人共走一段路,這注定了你給予別人的有限性,又怎能要求別人無限付出?」
節錄自《只能陪你一程》-游宇明


在朝聖之路上,沒有人可以預計會發生甚麼事。只有衪知道,因為一切都是衪所安排的。千萬不要絕望,因為在衪眼中,並沒有不可能。




Casi是西班牙文,翻譯成英文是 almost,用意是鼓勵朝聖者快要到達終點聖地牙哥了。


早上離開 Portomarin之後,在路上遇到一個打扮跟一般的朝聖者不同,比較像觀光客的亞洲人。他問我從哪裡來,我說香港,然後他用不太標準的廣東話跟我說:「原來係香港人!」一問之下,原來他是一個來自新加坡的老師。跟幾個朋友趁著假期,打算用幾天的時間,從 Sarria開始出發,走到聖地牙哥。因為不管你從哪裡出發,只要走完最後的 100公里,都可以得到由機構發出的朝聖者證書一張,證明你走過朝聖之路。Sarria跟聖地牙哥距離約 120公里,所以是一個熱門的起點。不少人為了用最短的時間、最少的力氣得到那張證書,都會從那裡出發。

他問我從哪裡開始走,走了多少天。我跟他說是從法國的 SJPP開始,走了 28天,他立刻擺出一副很驚訝的表情,問我:「Are you CRAZY?」的確,對一般人來說,要徙步走上 700多公里,要不是傻的,就是瘋的。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說他人看不穿。」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