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

【朝聖之路】Lonely Planet不寂寞


他是來自 Holland的一位老伯伯,一個人從法國開始走朝聖之路,已經走了一個半月共一千多公里(當時我才走了 7天 164公里)。不要看他年紀那麼大,他走路可比我快很多!在我們認識的第一天,他便讓我看他孫女的照片,說正在寫明信片給她。他並沒有提及他的另一半,我亦沒有問他為甚麼一個人走。他的臉上總是掛著我所看過最仁慈的笑容;你問我甚麼叫最仁慈的笑容,當你遇見過,你就會知道,那是這一輩子再不會遇到的笑容。我真的很喜歡他,我也很興幸自己能當上背包客;雖然離別/開時會有一種自心發出來的痛,但我從不放棄用心去愛每一個值得我去愛的旅人或過客,哪管是短短的一天、一小時、甚至是一分鐘。願主保佑老伯伯;雖然最後還是沒有再遇到他,可是他已經活在我的生命當中。我知道有朝一天,我們一定會在地球某一個角落再相遇;這是我們旅人一直堅持著的信念。




無論你在西班牙任何地方,都總會看到這種樹。這大概是西班牙的國樹吧?至少,在我心目中是這樣覺得。如果有一天,在地區上某一個角落看到它,我會想起妳。


很有歐陸式風情的建築。

住宿主人說之前有一個來自台北的朝聖者留宿過,而我是他第一個香港的住客,也是唯一一個中國住客。


麵包的香氣迴盪著整條小街,現在是 6點43分,這是專屬於朝聖者的香氣和時刻。今天是我到達西班牙之後最冷的一個早上,大概只有八度;來西班牙避暑也是我走朝聖之路的其中一個原因。從口中呼出久違了的白煙玩弄著,這是兒時的童真;畢竟,香港已愈來愈暖了。


朝聖之路是一條向西面前進的道路;所以每天早上,往回頭拍的,都是剪影。

早上碰到一個來自俄羅斯的女人,她用不太熟練的英語問我:「Why The Camino?」我怕她聽不懂,所以很簡單的回答:「For sports.」她一臉疑惑:「Ah?」我手腳並用的再回答一次:「Because I like walking.」竟然得到這樣答覆:「Camino is not for sports, it's for religion.」我有點錯愕,因為一路上的朝聖者雖然各有自己走朝聖之路的原因,可是都會尊重別的朝聖者。她這樣回答是拒絕其他非宗教原因的朝聖者走朝聖之路嗎?我說:「For me, it's for sports.」然後再輕輕的帶過,避免在這個話題上多作爭論。我相信這只是個別的事件,大部分的朝聖者都很尊重對方。我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耿耿於懷,只是日後大家碰上類似的情況可以有個心理準備。


有時候會覺得,天空的雲是天使的化身。


西班牙是其中一葡萄酒的著名產地,亦是全世界其中一個人均葡萄酒消費量最高的國家之一。在西班牙,喝紅酒並不標榜地位的象徵性。大量的葡萄園,讓我想起了澳洲。在 30天的朝聖之路當中,並沒有讓我愛上了葡萄酒;不過我可以感受得到,葡萄酒在西班牙人心目中的地位與重要性,絕不下於伴侶。


大量雀鳥在橋底築巢。

有時候在路途上,即使遇到一些話不投機的旅人,請您也好好珍惜他們。因為有了他們,您一個人的旅程才會變得不再孤獨。

「我們來到人間,是為了與別人相遇。人生,是一段用生命碰觸其他生命的時光。與你相遇,其他生命再也不一樣。遇見他們,你才真的活過。」
節錄自《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


我未來 24天的伙伴。加上食物,背包大概有 13公斤左右;每天背著 13公斤走 20到40多公里的路, 一切都是習慣而已;習慣了,就不痛。腳跟的水泡還沒好,所以爬山鞋還是乖乖的待在背包旁邊。


西班牙是歐洲工業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旅人不應掩飾一個國家醜陋的一面。


西班牙特產,火腿 (Jamon)。一隻只要 90EUR,大約 $900港幣;一條腿一個人大概可以吃上好幾個月吧。


今天要走 30公里的路,所以大家一同在早上 5點出發,希望在中午可以到達。


這是在山上的一座荒廢了的建築,很鬼異。今天比昨天更冷,山上比城市要低上好幾度,行山所散發出的熱力彌補不了體溫的流失,整個清晨都在抖震著。這天之後我說過永遠不要在 5點上路(可是在最後幾天的一個早上,我卻一個人在 5點出發,大概這就是相信緣份和追求幸福的魔力吧)。


很多人問,一個人去旅行,不會覺得很悶,很無聊嗎?雖然我出發的時候是一個人,但是當我踏上旅途,身邊總不乏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大家都在尋找共鳴。當旅程結束的時候,滿滿的友情也一同跟著回去。


When you are alone, you are never alone.


西班牙不是只有高迪的建築。


但有時候還是會怕寂寞。

在路上碰到一個日本老伯伯,他說他要用 40天來完成朝聖之路,相比我的 30天,他覺得自己好慢。曾經在書中看過一句話:「人生沒有快慢之別,只要最後能到達終點的,都會是勝利者。」


如果全世界只剩下 2種顏色,你會希望是甚麼顏色?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經過多番修改,最後還是完完全全沒有跟著計劃走。能不能趕上飛機、趕不趕得上回港開學,都不再是憂慮,讓它自己走吧。


西班牙一般的教堂都是不一般的華麗。


牆上的壁紙反映了歲月。

今天大家在討論我大學主修甚麼科;可是Surveying (測量學)這個名詞連很多母語是英文的外國人也不知道。經過多番的解釋和形容,還有在一個 New Zealand女生的翻譯下,終於得出了答案,Surveying的西班牙文是 Toplografo。


日出照舊,天空這樣藍。


請做一個負責任的旅人。


綠色旅遊。

要完成朝聖之路,除了用走的,還可以用騎的 (包括騎馬)。


他是來自 Holland的一位老伯伯,一個人從法國開始走朝聖之路,已經走了一個半月共一千多公里(當時我才走了 7天 164公里)。不要看他年紀那麼大,他走路可比我快很多!在我們認識的第一天,他便讓我看他孫女的照片,說正在寫明信片給她。他並沒有提及他的另一半,我亦沒有問他為甚麼一個人走。他的臉上總是掛著我所看過最仁慈的笑容;你問我甚麼叫最仁慈的笑容,當你遇見過,你就會知道,那是這一輩子再不會遇到的笑容。我真的很喜歡他,我也很興幸自己能當上背包客;雖然離別/開時會有一種自心發出來的痛,但我從不放棄用心去愛每一個值得我去愛的旅人或過客,哪管是短短的一天、一小時、甚至是一分鐘。願主保佑老伯伯;雖然最後還是沒有再遇到他,可是他已經活在我的生命當中。我知道有朝一天,我們一定會在地球某一個角落再相遇;這是我們旅人一直堅持著的信念。


Saint Jean Pied de Port (France)>Logrono (Spain)
Total walking distance: 164km (7 days)
Average distance per day: 23.4km (5.7 hours)
Longest distance a day: 27km (7 hours)
Shortest distance a day: 20.2km (4.5 hours)

Accumulated walking distance: 164km (7 days)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