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0日星期日

【朝聖之路】感恩,只因我還活著


人生第一次睡地板。

Albergue內的佈置很簡單,沒有床架,大家都睡在床墊上。看上去可能會有一點被收留的感覺,不過這種「被收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有些人看到沒有床架,便立刻離開,他們選擇繼續往前走到下一個村莊的 Albergue。住宿主人沒有挽留,我也覺得他不用感到愧疚,因為這一切不是必然的,我們都應該感恩。

「路途上得到多少人的幫助,在享受恩惠時,不忘飲水思源。」

人生是一條充滿選擇的道路。當妳不斷嫌棄面前的選擇,不斷的去追求更好的;當你走到盡頭的時候,你才發現最好的都已經錯過了,而你卻並沒有去選擇它。因為你總是在想,應該會在更好的在前面。到最後,妳所得到的,卻是人一生之中最不想得到的﹣「後悔」和「失去」,還有一大堆的「錯過」。


西班牙朋友做的飯,看來很普通,但是吃的,是一番心意。
不經不覺,已經 7天沒有吃過飯了,原來自己一直把習慣了的事情看成必然;當失去了習慣,才發現那是多麼輕易的流逝。


很喜歡沒有沙拉醬的蔬菜沙拉。在生菜、蕃茄和洋蔥上加入沙拉醋、橄欖油,還有一點點的鹽巴,這是我的最愛。


西班牙、意大利、荷蘭、紐西蘭和香港,一個小小的聯合國。
原來只過了 7天,怎麼好像過了好久好久;是友情把時間拉長了嗎?


小教堂。

這兩天一直都在擔心著一件事情;但是突然想起《3 idiots》電影裡面的一句話:「如果這麼擔心明天,今天怎麼過?」All is well.


在朝聖之路上,沿途經過的每一個城市,都有她獨特的朝聖之路標誌。這是專屬於 Logrono的背殼標誌和黃色箭咀。


聽說這是軍用的接收天線,在澳洲西部的 Exmouth見過一次。在地球不同的地方看見一樣的畫面,會有一種共鳴感,不論是人或事。


睡在街頭的朝聖者。可是昨天很冷,我有點擔心他的健康,該不會死掉吧?


又一個不幸去世的朝聖者。


92個人睡在同一個開放空間裡很難得的機會。相信很多人都沒見過,大概只有這裡才可以看到這種畫面。如果把床架都換成鐵的,那這裡就跟監獄沒兩樣了。

這種模式的住宿有一個缺點,就是如果有人睡覺的時候有鼻鼾聲的話,那天晚上可不好受了。這晚有一團交響樂團在演奏,高、中、低音輪流演出,這種藝術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接受。不合聽的人會給予很大的掌聲那些演奏的人,他們醒來了,交響樂也停止了。往往睡得最好的,都是那些會演奏的人士。

其實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會聽到鼻鼾聲,不戴耳塞的話根本完全無法睡覺,還好我的入耳式隔音耳機可以充當耳塞;用 Shure 535來充當耳塞,簡直是一種極度的奢華,哈哈。不過我曾經有一個可怕的經歷。一個體形肥胖的男人睡在我的下鋪,結果他每呼吸一次,床就會隨著他的呼吸有節奏的在震動,在聽感和感覺雙重虐待下,我投降了。


朝聖之路沿途的景色。

可能有人會問,亦都聽過很多朝聖者在抱怨,每天這樣周而復始的走,沒有目的的走,為了甚麼?不是沒有目的,而是每一步都是為了到達目的地而踏出。聽說有一條從美國到南美洲的路......會是我下一次的旅程嗎?


「好想告訴我的她,這裡像幅畫。」

看著白色風車,聽著白色風車;看著菊花田,聽著菊花台;看著蝸牛,聽著蝸牛;看著花海,聽著花海;看著晴天,聽著晴天;看著彩虹,聽著著彩虹;看著蒲公英,聽著蒲公英的約定;看著稻田,聽著稻香......周杰倫的歌曲,合起來就是一幅圖畫。


老頭,豆腐好不好吃?


Angel把麵包烤焦了,整個 Albergue都充滿烤焦的味道。之後我們每次聞到燒焦的味道,第一句總是會問:「Angel, 你有在烤甚麼嗎?」哈哈。


公雞外形的酥餅。

公雞是 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的象徵。因為這裡的一間教堂,裡面會有活的雞在走來走去;連 Albergue裡面也有在養雞。


聽說每一款都很好吃,我看完也這樣覺得,好想試試看!


在 Santo Domingo的 Albergue裡面,有醫生義務幫朝聖者做治療。Reme的肩膀、大腿和膝蓋都受了傷,醫生建議她休息 2-3天再繼續走,不然病情只會愈來愈嚴重。右邊有一大堆人在排隊等待治療。還好之前腳跟的水泡有處理好,現在已經差不多康復了。為長了那些水泡而感恩,因為我「只是」長了水泡;為自己的健康感恩。


小飛俠雨衣。
昨天晚上下了一場大雨,濕潤的空氣滋潤著朝聖者的呼吸系統,仿佛是對我們的一種鼓勵。

在路上,認識了一個叫 Carson的男生,還有一個叫 Tina的女生。他們和其他 6個人一起從Germany坐車到 Spain走朝聖之路。Carson已經是第 8次走朝聖之路,不過完整的走完整條朝聖之路只有一次,其他 7次都是走一小部分而已,因為時間不許可。他們這一次也計劃只走走一小段。


Tosandos的 Albergue。上圖是現在的樣子,下圖是很久以前。Tosandos是一個渺無人煙的村莊,全村只有一間酒吧,沒有其他商店。


屋內用樹榦做的橫樑見證著歷史。


人生第一次睡地板。

Albergue內的佈置很簡單,沒有床架,大家都睡在床墊上。看上去可能會有一點被收留的感覺,不過這種「被收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有些人看到沒有床架,便立刻離開,他們選擇繼續往前走到下一個村莊的 Albergue。住宿主人沒有挽留,我也覺得他不用感到愧疚,因為這一切不是必然的,我們都應該感恩。

「路途上得到多少人的幫助,在享受恩惠時,不忘飲水思源。」

人生是一條充滿選擇的道路。當妳不斷嫌棄面前的選擇,不斷的去追求更好的;當你走到盡頭的時候,你才發現最好的都已經錯過了,而你卻並沒有去選擇它。因為你總是在想,應該會在更好的在前面。到最後,妳所得到的,卻是人一生之中最不想得到的﹣「後悔」和「失去」,還有一大堆的「錯過」。


住宿主人養的一隻大狗,個性很好奇,經常往我們身上嗅,還有在我們之間左穿右插。他給住宿主人罵完後會發出「嗯」、「嗯」的聲音,就好像小孩子鬧皮氣一樣,誰說大狗不可愛?不過說真的,我真的很想騎上去試試看,哈哈。


在準備晚餐中。中間是其中一個住宿主人,他曾經去過中國,還會跟我說「謝謝」。他說這一間 Albergue開了 12年,從來沒有中國人留宿過。雖然像這樣的話聽過很多遍,但是每聽一次,都會有一點點滿足感,因為我能為中國在朝聖之路留下一些足跡。


我負責準備餐具。這是加進蔬菜沙拉裡面用的沙拉醋、橄欖油和鹽巴。


住宿主人用大鍋子煮飯。

在這裡留宿只要捐獻便可,還有一頓豐富的晚餐和早餐。我們今天所得的是用昨天朝聖者的捐獻所準備的。朝聖者把恩惠一天一天的傳承下去,把「愛」傳開去給更多的人,凡事感恩。


大家幫忙把碟子傳過去。


好好吃的飯,謝謝。


坐我右面的是 Gaylen,來自紐西蘭。我們在早上認識的,後來在 Albergue再次碰面,大概這就是緣份吧。她是一個老師,而且「非常」健談,由娜亞方舟到家庭,無所不談。在我們一起走的一個小時當中,她講話的時間大概佔了 90%。是她,教曉我朝聖者應該感恩。


大家吃飽飯後,聚在一起唱歌。每個人都要唱一首自己國家的特色民曲。


最後大家一起上樓閣感恩,是志願性質的。只是唱一下詩歌,唸一下聖經而已。灰色衣服的是 Gil,她會西班牙、意大利和英文,充當我們的翻譯。


很多朝聖者因為各種原因而未能繼續朝聖之路,他們把祈求寫在紙上,我們把它們一一讀出,然後把這些祝福和祈求帶到終點聖地牙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