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3日星期日

【朝聖之路】學習去愛與被愛

在路上,一直被誤以為是韓國人或是日本人。因為來自亞洲的朝聖者,大概 80%是韓國人,10%是日本人,另外10%是來自其他亞洲國家。我只想讓別人知道,亞洲的朝聖者不是只有日本和韓國人。我不是日本人也不是韓國人,我是來自香港。這是朝聖之路上一個很有名的地標,位於風車山上。 山上風很大,完全沒有機會讓我把上下還有左右癲倒的香港區旗調整過來。

「I'm proud to be from Hong Kong.」


這是位於Roncevalles的 Albergue。SJPP位於法國邊境,而 Roncevalles則進入西班牙後第一個小鎮。因為可以避免 1400高的庇里牛斯山脈,很多朝聖者都會選擇由這裡開始,是熱門的朝聖之路起點。共提供了 183個床位,是朝聖之路上其中一個最大的 Albergue,亦是我最喜愛的 Albergue之一。


每天抵達 Albergue,都要在朝聖者護照上蓋印證明。在到達聖地牙哥終點後可以得到證明書一張,表示你完成了朝聖之路。不過,我覺得證明書的價值,遠遠不及朝聖者護照上那滿滿的印,因為那印證了朝聖者在一路上的美好回憶。


從 Albergue 廁所內的警告標誌,便可以知道大多數的朝聖者是來自甚麼地方。

當我走進浴室,赫然看見了一個女生在裡面,我下意識的立刻道歉,然後尷尬地關門離開。但我抬頭一看,明明就是男浴室,為甚麼會有女生在裡面?再看看隔壁的女浴室,人龍已經排出門外。那個女生還對我徵笑,並沒有絲毫的尷尬,大概這就是背包客的豪邁精神吧。


上百雙鞋子放在一起的畫面,真的很壯觀。

有些 Albergue會要求朝聖者把鞋子放在特定的地方,主要是怕鞋底的泥沙把地方弄髒,其次應該是因為這是臭味的來源吧,哈哈。


吸血鬼電影裡的教堂。


沿途的西班牙風格小屋。


完全沒有後製過的照片。要知道相機拍出來的照片色彩還原並非百分之一百,可想而知實景是多麼的翠綠,我下意識地把這美景拍下來。


沿途會有黃色作背殼,藍色作底的標誌,來引導朝聖者正確的道路。我們把石頭放下,代表放下執著和罪過。


位於 Zubiri的 Albergue。你或許會認為這是廉價住宿的模式,但我更認同這是一個沒有牆的世界。原本只是想把 20多張床並排在同一個開放空間的畫面拍下,那時候相中沒有一個人我是認識的。後來發現原來早已把友誼都拍進去,也許這就是緣份。


相中由左至右的分別是:來自荷蘭的 Maaike,意大利的 Daniela,德國的 Mark,泰國的 Or,西班牙的 Luci和 Fernando。

Maaike在 2010年的時候在香港中文大學當過 4個月的交流生,去過香港很多地方。
Daniela精通意大利、西班牙和英語。
Mark和 Or是夫妻,我們在 SJPP的時候已經認識。Or是第一個走朝聖之路的泰國人。他們之所有走朝聖之路,是因為 Mark的哥哥走過朝聖之路後,跟他說一生人一定要來走一次。他認為「Money is unlimited, but time is limited」,所有他 32歲便辭去工作享受人生。他們沒有計劃要走多少天,覺得累便停下來休息,認為值得留下來的地方便留下來。多麼羨慕他們的生活啊。不過這天之後,也再沒有見過他們了。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很短,但是只要珍惜彼此相處的時間,那怕是短短的一瞬間。

很多人認為旅人經常離家出走,是一種對家不負責任的行為。可是我認為,每一次旅行,都是一次「愛」的學習;旅行完結之時,是一次「愛」的考試。旅人對家人和朋友的愛,會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旅行而增加

「旅人,往往比其他人更懂得學會珍惜和付出『愛』。」


Luci和 Fernando也是夫妻,他們已經是第 2次走朝聖之路。為甚麼會把介紹他們放在這塊綠色不明物體的下面?是因為這是他們帶來的綠色 cheese,至於為甚麼是綠色....(下刪幾百字西班牙文) 我到現還是不知道為甚麼。至於你問我是甚麼味道,只能說單吃的話跟它的樣貌,一樣恐怖。


可是用來煮意大利麵的話,卻比想像中要好吃。背包客,甚麼都要試一下嘛。
他們對於我那雙銀色的筷子感到很好奇,對於我可以用它來捲起意大利麵更覺得驚訝。看見他們的反應,我不禁大笑了出來,哈哈。


他是 Ivan,第一個主動認識我的西班牙朋友,來自 Barcelona。他的英文程度跟我的西班牙文程度差不多,這兩天我們一直在用 body language溝通,哈哈。是他讓我知道,原來友誼無分種族和語言的界限。即使言語不通,只要彼此願意付出和接受;愛,還是會存在。自此之後在路途上,我毫不吝嗇去認識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




朝聖者把不合穿的鞋子棄掉在電線上。
執著是一種感覺,你要體會它,讓妳的心感受它;讓它穿透妳的心,然後放下。


Ivan介紹我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在 Pamplona的 Albergue門外等待著。每一間 Albergue的開放時間也不一樣,一般會在中午 12點或 1點開放。早到達的唯有在門外排隊等候。


本想拍那隻在 Ivan手上的小飄蟲,可是照片出來之後,目光好像都給轉移了。


與西班牙人共進午餐。他們上班有兩小時的午飯時間。14:30-16:30/17:30這段時間,除了餐廳以外,幾乎所有的店舖都會關門,他們叫這段時間做 Siesta (午睡)。午餐對於西班牙人的重要性等同我們的晚餐。用餐時的氣氛跟我們香港的西餐廳很不一樣,比較像我們的茶餐廳。每個人都在高談闊論,嘻哈大笑,沒有絲毫的拘謹,這種場面實在難得一見。融入當地人的生活,體驗異國文化是旅人的宗旨,我很享受這種感覺。在終點放下執着之前請容許我為自己許下承諾,從今天開始我會認真的學好西班牙文;一群西班牙老師整天伴隨左右,再沒有籍口了。希望二十五天後我的西班牙文可以突飛猛進!Adios~


白色的奶油,帶點酒味的蛋糕,配上棕色糖漿,好令人懷念的甜品。


餐廳老闆知道我們是朝聖者,特別送了一枝酒給我們喝。酒精濃度很高的不知名烈酒,喝一小杯便立即臉紅了。


Pamplona正舉行盛大的慶典。

Pamplona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城市,不止在西班牙,在國際也享負盛名。因為每年 7月,在這裡會舉行一年一度的「奔牛節」。狂牛被解放在街上暴走,一些勇士會跑在牠們旁邊,務求與狂牛保持接近的距離。可是狂牛往往都會往他們的屁眼撞。說奔牛節是一個瘋狂且危險的節日一點也沒錯,因為自從 1924年首屆的奔牛節,已有 13人死於狂牛之下。


沿途有很多為紀念因意外喪命的朝聖者而設的墓碑。這些墓碑漸漸成為了藝術品,各有其特色。在欣賞的同時,亦祈求死者得到安息,保佑在路上的朝聖者。


西班牙是歐洲風力發電量最高的國家。

踏上西班牙的風車山,望著數之不盡的白色風車,讓我想起了有人說澳洲跟本沒有袋鼠。我問她你在哪裡看,她說在悉尼市區,讓我哭笑不得。千萬不要當一個井底之蛙,趕快跳出來看看這個世界吧。

西班牙的白色風車,多得可以令人愛上。
「白色的風車,安靜的轉著」
聽著周杰倫的【白色風車】,
然後
對風車一見鐘情了。
對白色風車一見鐘情了。
對白色風車山一見鐘情了。
對西班牙的白色風車山,一見鐘情了。


在路上,一直被誤以為是韓國人或是日本人。因為來自亞洲的朝聖者,大概 80%是韓國人,10%是日本人,另外10%是來自其他亞洲國家。我只想讓別人知道,亞洲的朝聖者不是只有日本和韓國人。我不是日本人也不是韓國人,我是來自香港。這是朝聖之路上一個很有名的地標,位於風車山上。 山上風很大,完全沒有機會讓我把上下還有左右癲倒的香港區旗調整過來。

「I'm proud to be from Hong Kong.」

牛糞的氣味加上青草的芳香是大自然的味道。澳洲的風景是為視覺帶來衝擊;西班牙的風景散發出一種生活態度。兩天共 47公里的路讓我的雙腳腳跟長了三個大大小小的水泡;三雙襪子共七層布還是無法避免它的出現。所以把行山鞋換成了圖中的 Crocs,好讓可以減輕腳跟的壓力。每走一步想起的不是誰,而是痛楚。聽說最辛苦的是頭幾天,能捱過去的定能走下去。我因執着而堅持,但到最後袮卻要我放下執着,不是很茅盾嗎?那我該堅持還是不堅持?該執着還是不該執着?主啊,請給我一個堅持下去的理由。




朝聖之路的地標之一﹣鐵板朝聖者。


連續 2年的母親節不在香港了。
祝願天下母親,母親節快樂。
孩子因為有了妳們,他們成為了天下間最幸福的孩子。


5 則留言:

  1. 你帶的國旗比我還大張呢^^
    Emily

    回覆刪除
    回覆
    1. Hi Emily,

      我覺得這個大小剛剛好。=]

      刪除
  2. 回覆
    1. 謝謝你的支持。
      希望日後可以寫更多更好的文章。=]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