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4日星期五

【Robinvale】五十年一遇大水災

「淹水了!淹水了!」早上給隔壁台灣女生的尖叫聲吵醒,開門一看,屋外都變汪洋大海了。從新聞得知昆士蘭省正遭受近五十年來最嚴重的水災,在半個月前開始受豪雨侵襲,已連續下了兩個星期的大雨,並且沒有好轉的跡象。最少二十二個城市、一萬二千間房屋被水淹浸。受災範圍大於法國和德國的面積總和,當中最廣為人知的布里斯班亦不能幸免,更有鯊魚游進部分沿海城市。水災正南下曼延至新南威爾斯省,而我身處的維多利亞省亦受影響。忽然想起一句話,活著多好。


對於預算充足的背包當然可以先玩個痛快,到最後山窮水盡的時候才找工作也可以。我後來認識一個荷蘭的背包客,玩了三個月也沒有打算找工作,我自問沒有足夠的預算跟膽量。所以過去幾天一直都在找工作,網上不知道投了多少份履歷表、打了多少個電話,不是說人滿了就是得不到回覆。後來迫不得已在網上找了一份在 Robinvale葡萄園的工作,因為網上對 Robinvale的評價不太好,工頭拖工資的情況很常出現。不過這一次看是香港人介紹,應該可以相信吧,想不到卻是惡夢的開始。


要去 Robinvale,就要先回到墨爾本的南十字火車站。坐 2個小時的火車到 Bendigo,再轉 4個半小時的巴士到 Robinvale。南十字火車站是墨爾本最大的火車站,是通往省內各個地區的起點。


在火車上遇到一個香港人,主動自我介紹說他叫 Billy,是我在澳洲第一個認識的香港人。其實在等候火車的時候已經跟他有過一面之緣,那時候我還以後他是韓國人。言談之間得知他也是去 Robinvale,而且跟我是同一個介紹人,後來更沒想到我們在香港有共同認識的朋友。忽然間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很小,卻又很大。小得在地球的另一面與不認識的人相遇,卻又能連繫起大家在家鄉的朋友。大得即使窮一輩子的時間,也無法將地球一一探究。



這幾天一直下著大雨,某些路段的道路已經給水淹沒了,車子都要小心翼翼的開著。


到達 Robinvale後,有一個叫 Alex的馬來西亞工頭來接我們,跟我們一同下車的還有另外兩個台灣女生,可是一直都沒看到那個叫 AY的介紹人。他跟我們說未來兩天會下大雨,明天還是 70mm的豪雨,所以還不能開工。他還保證說他手頭上有很多工作,叫我們不要擔心沒工作,我們剛開始都深信不疑。


果然,晚上開始沙沙的下起大雨來,是一輩子從未遇過的豪雨。


「淹水了!淹水了!」早上給隔壁台灣女生的尖叫聲吵醒,開門一看,屋外都變汪洋大海了。從新聞得知昆士蘭省正遭受近五十年來最嚴重的水災,在半個月前開始受豪雨侵襲,已連續下了兩個星期的大雨,並且沒有好轉的跡象。最少二十二個城市、一萬二千間房屋被水淹浸。受災範圍大於法國和德國的面積總和,當中最廣為人知的布里斯班亦不能幸免,更有鯊魚游進部分沿海城市。水災正南下曼延至新南威爾斯省,而我身處的維多利亞省亦受影響。忽然想起一句話,活著多好。


農田的泥土和有機物把純正的雨水污染得徹底。


暴風雨過後的藍天,倒影在泥水中,彷彿是在諷刺人類想征服大自然的思想是多麼的幼稚。


從小到大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是受水災影響的人。原來出走除了是對習慣性生活的一種衝擊,還會是對人生意義的一種反思﹣身在福中不知福。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