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7日星期五

【墨爾本】Welcome to Australia

墨爾本,是我在澳洲工作假期的第一站,於 2011年獲選為「世界最宜居城市」之首。作為世界各地文化的交滙點,她不斷吸收不同文化的精粹。如果要說道墨爾本的核心價值,我會毫不猶豫地說:「她對來自全球不同文化的渴求。」音樂、舞蹈、繪畫,形成了獨特的街頭藝術。維多利亞時期的建築,自行車、有軌電車在城內四通八達的穿梭,鬱鬱蔥蔥的公園,都會讓你找到享受生活的真正含意。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平行時空的存在,而且會互相影響。我相信在另外一個平行時空的我,一定會比這個時空的我來得更有勇氣去尋找自己的夢想。說不定,我們的思想已經有某程度上的聯繫。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請你再給我多一點點的勇氣....我不貪心,跟你一樣便足夠。


澳洲一望無際的農田,每一個背包客又愛又恨的地方。愛,是因為為一年的出走增添那一點點卻又滿滿的回憶。恨,是因為流下的汗水足以灌溉。


聽說墨爾本機場的海關很嚴格,會將你的行李來個翻天覆地般的檢查,看看有沒有一些違禁品。另外,要是檢查到你的行李裡面有一些該申報卻沒申報的東西,便會受到罰款。
違禁品我可沒有,可是人到初境,為免招來麻煩,當然把該申報的一一填在申報表上。食物(包括中/西藥)、動物產品、植物材料、使用過的運動及露營設備......甚麼?!【使用過的運動及露營設備】也要申報?!還有【染上泥土、糞便或植物材料的鞋子】,誰會在意這些呀!
看著一大堆令人摸不著頭腦的申報品,還是乖乖的填好申報表格去排隊輪候海關檢查好了。需申報跟不需申報是兩條不同的隊伍,眼見不需申報的隊伍如流水般流暢,自己卻停留在彎彎曲曲的蛇形隊伍,真有點不是味兒。
不知道是海關人手不夠還是甚麼原因,一等就等了兩個小時!終於輪到我了。檢查人員是一個亞裔的女海關。還好,可能看見我是背包客的關係,海關只要求我拿出要申報的物品出來檢查就好了。我已經預先把要申報的物品都放在同一個袋子裡面,所有不用左翻右翻的尋找。眼見旁邊的兩位外藉老夫婦被要求把行李打開來個翻天覆地般的檢查,一方面對他們感到同情,另一方面感覺到自己有點幸運。
正當我陶醉於自己的幸運,海關拿著我老爸用透明瓶子裝好的花旗參片問道:「這是甚麼?」天呀,我怎麼知道花旗參片的英文是甚麼,我英文雖然沒有到很爛,但也沒有到很好呀。我又不能說它是中藥,因為很多中藥都是違禁品,說是中藥只會令我更添煩惱。我立刻回過神來:回答說:「我不知道這個的英文名稱。」她又問我是不是薑,我說不是,但我也不知道它的英文名稱。我不是怕她把花旗參片沒收,而是怕她誤以為這是甚麼毒品,這樣我就糟糕了。但是....這應該比一包像海洛英的洗衣粉來得要安全吧?也許我想太多了。她繼續按電腦,好像是找圖片參考還是甚麼的。突然,她好像找到答案,講了一個我不懂的英文名稱,問我是不是這個。我又一次不好意思的問答說:「我不知道。」我心裡想:我就是不知道它的英文名稱嘛......就算你說對了花旗參片的英文名稱,我也是不知道呀。然後她好像頗有自信的說:「嗯,應該是X(一個我聽不懂的英文)了。」她說是可以帶進來的。
然後把其他該申報的物品都檢查過後,便把我放行了。

通過海關檢查,踏出機場的第一步,呼吸著澳洲第一口的空氣。對了,這正是充滿希望的空氣,比哪裡都要來的清新。那一刻,感覺自己在未來一年一定事事順境,對前面的路仍然充滿希望。

到墨爾本市區需要乘坐 Skybus。買票的時候,剛好有一班車準備開出,我怕下一班車要等很久,便趕快衝上去。當我坐下後,回過神來,發現手上的車票是$16。我剛剛不是付了$50嗎?!好像沒有找續耶!應該找回$34才對呀!怎麼辦呢?巴士已經離開車站了,要去追討也沒辦法呀,只能怪自己倒楣吧。我到現在還沒弄清楚,究竟是售票員故意不找續,還是我自己為了趕上車而忘記拿。不對呀,售票員應該立即找續才對呀,怎麼在我問了好幾個問題也沒有找續?$34相當於港幣$270耶!想不到才剛到澳洲,就發生這麼不如意的事情。讓我之後幾天的心情一直疙瘩不安。



Skybus直達墨爾本市區的南十字火車站。可是要到在香港預定好的民宿,還在多坐一程巴士。雖然說來之前有搜集資料,手上也拿著地圖,大概知道怎麼坐車。但人生路不熟,找了很久還是找不到。問了好幾個人,他們不是說不知道,就是不太肯定。剛好經過一個標誌著 Travellers aid的地方,職員指導了我車站的位置,可以選擇徒步或坐車過去。可是徒步需要三十分鐘,剛剛才蒸發了$34的我,當然要好好運用每一分每一毫呀,所有最後還是選擇了走路。


墨爾本,是我在澳洲工作假期的第一站,於 2011年獲選為「世界最宜居城市」之首。作為世界各地文化的交滙點,她不斷吸收不同文化的精粹。如果要說道墨爾本的核心價值,我會毫不猶豫地說:「她對來自全球不同文化的渴求。」音樂、舞蹈、繪畫,形成了獨特的街頭藝術。維多利亞時期的建築,自行車、有軌電車在城內四通八達的穿梭,鬱鬱蔥蔥的公園,都會讓你找到享受生活的真正含意。


烈日當空,大概也有三十度吧,穿著在香港冬天的服裝,再背著三十五公斤的行李在身上,我大概快要中暑了。好不容易才走到車站,胸前的衣服早已濕透了一大片,背部更不用說了。街上的行人對我這個「驢友」一點都不覺得好奇,相比起香港人,他們可能已經見怪不怪了吧。




民宿位於 Doncaster,是墨爾本市區以東大約 30分鐘車程的一個鎮。


附近有一個大型購物商場,是 Doncaster的地標。

一切都安頓好後,午餐在商場裡面的麥當勞解決,一個 Big Mac Meal盛惠 $8,是香港麥當勞售價的 2.5倍。澳洲的平均物價很高,也讓我想起了那 $34......

然後去電訊公司買電話卡跟網卡。要在澳洲上網,因為背包客需要經常移動,所以會選擇流動性較高俗稱 USB手指的網絡卡。就像一般的記憶捧,插進筆電就可以連線上網了。買電話卡跟網卡需要登記很多資料,跟職員一對一的登記。登記過程本來很順利,到最後職員叫我過去櫃台付錢的時候,我把他的話錯聽為問我要不要一杯咖啡,還跟他說不要,謝謝。天哪,明明就是兩句結構完全不同的句子,我怎麼會把它們混為一淡呢?這裡是電訊公司,難道他們的服務周到得會請你喝咖啡嗎?沒錯,那時候我的確有這麼想過。他向我露出驚訝的表情,還好他重複之後我懂他的意思,真的是啼笑皆非。

回家後才發現網絡卡需要打電話去服務中心開通,這是我第二次跟別人全程用英語對話。第一次正是剛才在電訊公司跟職員交談,可是聽不懂還可以比手畫腳,在電話裡比手畫腳可不管用。沒辦法,要不不要上網,要不然就硬著頭皮打過去。沒關係,反正我臉皮夠厚,聽不懂大不了叫她多重複幾遍就好了。就這樣,歷時十分鐘的全英語對話在不知道要求她重複了多少遍之下結束。我大概是她這輩子遇到英文最爛的雇客吧,哈哈。



澳洲的天空,給我的感覺是藍得有點過份。而且,如果說香港的藍天白雲是隨機的;那麼,澳洲的藍天白雲便是隨手的。沒想到,在離開澳洲之後,我最懷念的,是澳洲那隨手可得又藍得有點過分的藍天白雲。


坐車經過看到的大教堂,很美。有機會一定要去一遍。


在荷李活電影情節才可以看到的在草地上野餐、看書、睡覺......這是享受生活的氣息。


墨爾本獨有特色之一﹣馬車。


街頭藝術﹣噴畫。


街頭藝術﹣舞蹈。

2 則留言:

  1. Hi 源哥
    偶然在背包小棧上拜讀了你的文章,便一發不可收拾的想讀下去。

    心中有一小小夙願,盼望能去澳洲走走看看,嚮往那裡的田園生活。

    luck by all your life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的支持。
      澳洲是我到現在為止最喜歡的國家。
      希望日後有機會你也可以過去看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