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1日星期二

【Doncaster】友誼無國界

他叫 Kimo,來自台灣,是我在 share house認識的朋友,也是在澳洲認識的第一位朋友。他跟我一樣,都是來澳洲工作假期的背包客。不過他可是老背包,到澳洲已經 8個月,之前都在快餐店打工,可見英文應該還不賴。已經工作完畢,在旅遊當中。他是一個很健談的人,當他知道我是今天才剛到澳洲,覺得很驚訝,說很少會遇到「菜鳥」(這是我給自己的形容詞)。還好過去十年我在周杰倫音樂的薰陶下,使我早已荒廢的普通話保留了那麼一點點的根基,說起來也有板有眼的,哈哈。跟他請教了很多關於工作假期的訊息,他也很樂意的回答。雖然才認識幾天而已,卻沒有一種陌生人的隔幕。他對香港好像很有興趣的,我只好擔當香港的旅遊大使,向他推廣香港的特色。就這樣,一段短又長的友誼開始發展起來。離別的時候,我們互相交換了通訊方法。即使到一年多後的現在,我們還是會留意彼此的近況,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地球某一角落重聚。


3個台灣跟 1個香港背包客的房間。除了 Kimo之外,還有其他 2個台灣人。他們倆是伙伴,不過感覺比較不愛跟陌生人講話,所以對他們了解不深。


Share house的大廳跟廚房,很寬敞。


特大冰箱。


在澳洲的第一個星期,每一餐都是吃泡麵、香腸跟橙汁。實在無法想像當時是怎麼捱過的。然後由每天吃泡麵,發展為每天吃 pasta,到最後負責煮一頓飯。自此之後我開始相信,人是有獨立能力的。當你感覺到現在這種方式不能生存下去,自然會去改變,去尋找自己覺得應有的生活方式。


他叫 Kimo,來自台灣,是我在 share house認識的朋友,也是在澳洲認識的第一位朋友。他跟我一樣,都是來澳洲工作假期的背包客。不過他可是老背包,到澳洲已經 8個月,之前都在快餐店打工,可見英文應該還不賴。已經工作完畢,在旅遊當中。他是一個很健談的人,當他知道我是今天才剛到澳洲,覺得很驚訝,說很少會遇到「菜鳥」(這是我給自己的形容詞)。還好過去十年我在周杰倫音樂的薰陶下,使我早已荒廢的普通話保留了那麼一點點的根基,說起來也有板有眼的,哈哈。跟他請教了很多關於工作假期的訊息,他也很樂意的回答。雖然才認識幾天而已,卻沒有一種陌生人的隔幕。他對香港好像很有興趣的,我只好擔當香港的旅遊大使,向他推廣香港的特色。就這樣,一段短又長的友誼開始發展起來。離別的時候,我們互相交換了通訊方法。即使到一年多後的現在,我們還是會留意彼此的近況,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地球某一角落重聚。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